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精神病人

偏执狂的精神世界——求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另一种传奇  

2006-12-14 14:26:52|  分类: 读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刀是从父亲肚脐插进去的,看见殷红的血流了一地,看见老爹扑腾了几下就不动了,我吓得呆呆的忘记了哭,倒是后来发现的人们号啕不已,仿佛天塌了下来。
  虽然我杀了人,但多年后我我奇怪当时震恐的人们不仅没有拿我怎么样,反倒对我多了一份莫名的敬畏。我想大概是因为我小吧,大概因为我只是将小刀在午休的老爹肚子上画圈圈,痒痒的老爹自己将刀拍进了肚子这个缘故吧。
  
  大家好,我叫李魁元,在传奇中,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。
  
  所幸我还有一个爹,那是我的生父。据说在我三岁时,我那贫寒的家门口来了一位富贵的员外,衣着光鲜华丽,坐在我家门口的板凳上休息。我那时正独自一人坐地耍子,大概是那身华丽的衣服吸引了我吧,我想,我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就喊爹。别人说有奶便是娘,这句话也可以说成有钱便是爹。但员外固执的认为这是前世的缘分,他正好没有儿子,便让我那,磨豆腐为生的父亲将我过继给他。一年后的夏天,他就为这个缘分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
  
  所以我虽杀死了自己的父亲,但还有一个父亲,另外有两个哥哥,一个亲哥哥,一个不是亲的哥哥——小二哥,那是后来的爹认的儿子,据说当年是宅院的伙计。您瞧,我与身边人的关系就这么复杂,其实照另一种传奇的划分就简单了:这个世界就两种人,一种是我们,一种是奸党。
  
  很显然,在我与小二哥眼里,彼此就是奸党。虽然我总是在学馆里读圣贤书学大智慧,也不会不知道他在背后多少次的骂我小畜生。平白多了一个分遗产的,而且还这么玉树临风,任何一个“小二哥”也会牙痒痒的。
  
  我在“治国平天下”的教育中渐渐长成,小二哥在庸俗的聒噪里日渐变老。他看我时眼里闪着绿光,黑夜里瞧见要吓人一跳,但我一如既往潇洒自若的以一个读书人高贵的身份嘲笑他的粗俗。我己是代圣人立言的君子!
  
  不久我发现了这个家那天大的秘密。这足以让我赢得一切的秘密,是从奸党小二哥口中得知的。
  
  他在被我嘲笑后照例关起门来对着他的媳妇诅咒我,为了证明自己是不好惹的,他声称自己十多年前杀过一个叫孙厚的兵士,这次他要照老法儿将我也做了。
  
  隔墙有耳,我那亲哥哥(自然他是我们)听得此话,慌慌的跑来告诉了我。而我,嘴角正浮起一丝冷笑。
  
  见着了娘,问安后我说道:“孩儿夜里得一梦,很是奇怪,梦中一人自称孙厚,说系小二哥所杀,如今要前来寻仇,非得讼经超度,不然祸临全家。此事不知有无,何不详细告诉与我?”
  
  听得这话,吃斋念佛的老娘慌了一慌,然后将这门发家史告诉了我。原来富贵的背后都或多或少藏着肮脏的不可见人的东西。
  
  十五年前,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(对不起,有故事的夜晚都是这样的),那时尚无多少钱财我咱家来了一位投宿的兵士,肩上担着担沉甸甸的行李。李小二稍一用心就发现里面全是金银,料是从战场上死人堆里得来的。于是殷勤侍侯,灌得兵士烂醉,说服咱爹后,一把尖刀就剜了兵士的心肝。
  
  穷人都是为钱工作,而富人总是让钱为自己工作。有了生钱的钱,员外就成了大员外,伙计李小二则成了公子李小二。
  
  难怪,在裁纸刀插进咱爹的肚子时他们对我那么敬畏,把我当成孙厚逃债来的。
  
  并不是很难,我就访到了孙厚家。远远看见一个丰腴成熟约莫三十的美女,走出孙厚的家门,让书童一打听,竟是孙厚未过门的妻子,强横的孙家硬要她守活寡的。小娘子的风姿将小爷的魂给勾走了。
  
  几天以后,县太爷翻检催粮呈子时发现一封“鬼魂”的状书,鬼魂名叫孙厚,状告李小二谋财害命,后将尸体埋于某某荒地。这事不奇怪,呈子是衙门催粮的差人收上去的,而那位差人大哥大字不识一个。
  
  我辈读书人终要“货与帝王家”,为官一道我是精通的,那是圣人遗产的一部分,利用鬼神办案.牧民是重要策略。学以致用。
  
  果然,这一日我正在书房看书,外面突然一阵喧闹,闻听得有人询问:“这村有姓李的吗?”
  
  “这里还有什么人敢姓李!这就是李家了,有何话说?”这是小二哥的声音。
  
  “有些钱粮要完一完,府上小二官知道底细,请他来说话。”
  
  “我便是李二爹了。”
  
  但听得这一句,便不闻来人答话,只是一阵铁索声响。
  
  十多年了,当年草草埋就的尸体大概是挖不到了,不过最近临县死了些乞丐,所以在当年埋人的地方还是挖出了一具尸体,而且还未腐烂,这事传为怪谈,都说是冤情所致。还有没长眼睛的家伙说那尸体的面目和我相象,我倒,天地良心,不是我教他这么说的。
  
  尸体挖出来了,严刑之下,小二哥也招了,百姓都夸县太爷是包公转世,断了个无头案。出与仰慕,我私下拜见了这位转世包龙图,谈了些读书人之间的话题。
  
  我花了银子安埋了尸体,又用言语安慰了家人。忙碌起来,一夜之间,我长大了。
  
  家中突生变故,看来鬼神真的上门寻仇来了。为宽慰娘亲,我派人请来术士,请仙卜问祸福。
  
  问卜那天,全家人跪在庭院中,甚是虔诚。请来的神仙居然是诗仙李白,对这为读书人,我们所有人都是仰慕的,且不论其才,单是不畏权贵一点,就足以作为所有读书人的楷模了。
  
  我这位死去多年的偶像在沙盘中写了篇判词,不说吉凶,单道我的前世今生。原来果如大家怀疑的那样,我就是孙厚转世。一切皆有天定,老父遭腹伤而死,也是从谋杀人的报应。偶像还特别提到,孙厚的未婚妻与我前缘未了,然后鬼扯一通,最后非常幽默的呵呵一声去了,果有仙家气派。
  
  于是如您所料,我娶到了成熟美貌的新娘子,获得了这个家庭的权威,这年我十五岁。
  
  小二哥就比较惨,虽然我答应了嫂子上下打点就他出来,但他命不好,在我快成功的时候染了牢瘟挂了。嫂子由是私下对我不满。我知道她死了丈夫心里的苦,向娘建议让嫂子嫁给我那位亲哥哥,娘是什么都听我的了,但嫂子却似有不甘。我那位哥哥也是圣人门徒,本事了得,夜里就将生米煮成了熟饭。
  
  从此我坐稳了公子的位子,得到了我前世就该得的富贵。但我没有忘记治国平天下的志愿,与哥哥一道参加了考试,正如我的名字一样,我得到了功名,将我一身本事货与了帝王家,将我一生的精力奉献给了道德人心。后来我老了,挂冠林下,做了一名逍遥散人。
  
  大家好,我就是李魁元,传奇中,这就是我成功的一生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