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精神病人

偏执狂的精神世界——求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今天再次见到了传说中的选票  

2010-12-05 17:51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一次见到选票,我才四五岁,跟着爷爷去参加社员大会,爷爷拿着选票,很认真的斟酌应该把票投给哪一个候选人。那个情景,给我印象很深刻,所以后来有人说中国不民主,人们没有选票,我就觉得奇怪,因为我亲眼见过选票啊。
再长大一些,等到我有了选举权的时候,我就没见过选票了,因为我读书读得好,离开了村子,不再是农村人了。
直到今天,我再次见到了传说中的选票。
今天是周末,我回到了老家看我母亲。中午正烧火做饭,狗叫了起来,我和妈妈出去一看,来者二人,年老的我认识,村里的队长,因为和我外公同姓又同辈,所以我从小管他叫“幺外公”,年轻的没见过,妈妈忙给我介绍,说是我福贵哥哥,我掏出烟来给二位散了,幺外公又给福贵哥哥介绍我,说这是某某,财政局的。我当然不是财政局的,我父母也不可能对外宣传自己儿子进财政局了,幺外公不知道从哪儿听说的。福贵哥哥听这么一说,顿时对我高看几眼,恭敬有加。
我母亲就招呼他们坐,我赶紧回灶屋架火。不一会,妈妈又叫我出填什么东西,我走到堂屋,只见幺外公手上拿着一叠传说中的选票,我也就明白了,原来最近在搞村干部换届选举。我拿过来就要填,幺外公好像在我面前显得有些不好意思,像是在给我解释一样说:“现在下面的是都是‘母’的。”
“母的”是我们这儿的土话,意思就是假的,当不得真的。幺外公还指着一个候选人的名字说:这是我小儿子。我妈妈又招呼我妹妹、妹夫一块来填选票。
我也爽快,刷刷刷填了四五张选票,我这么多年都没选过谁,干脆就过把瘾,还要再填,幺外公忙说可以了,多填了字迹就明显重复了。
待幺外公二人离开了,我问妈妈:“选举不是要开社员大会吗?怎么整成这样了?”
我妈很紧张的说:“哎呀!现在都这样,你刚出身社会,千万不要去多说什么啊!”
我笑着说:“这选票我都帮着填了,我还能多说什么?我也就是想了解下现在的选举的真实情况。”
妈妈这才放松下来,说:“其实你福贵哥哥人不错,挺得社员们拥护的,上一届本来就是他选票最多,可陶陶花钱了,直接从镇里买来了村副书记这个职位。社员大会?好多年都不开了,都是现在这种做法。”
我又问:“难道就没有社员较真,出来质疑吗?”
妈妈说:“较真又能这么样?过后你还不是要在这里过活啊?那时候他就要想方设法收拾你了。你是不知道,你那时还在念高中,我在社员大会上没有选他们提出的候选人,而是另填了几个人,不知道被谁举报到陶陶那儿去,他和他爸爸事后就在社员中到处宣传,说要收拾我们家。我是不怕他啊,你爸爸是有工作的,户籍也不在这儿,我唯一就是担心你,但当时我还是很刚强,对他说,我儿子以后如果当兵,也不需要通过你,如果考上大学,通知书直接寄到学校,也不求你。其实我也知道,他到处这么宣传,其实就是‘杀人立威’,整几个刺头,让所有人都怕他,不敢再有什么意见。”
听老妈这么一说,我真是又对老妈增加了几分敬佩之情。
妈妈接着说:“陶陶这么些年,都没正眼看过我们,去找他盖个章什么的,都百般刁难。我对他说,你大不了在我死后不许我埋在这儿,你欺负不了我一家,我一家人现在都不是农村户口了。现在你考上大学了,出来工作了,他陶陶才改变态度,见到我也叫我嬢嬢了。”
妈妈说的很平淡,我听着却背心发寒,想起了一部电影《光荣的愤怒》,也理解了妈妈刚开始的紧张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